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專題報告

建筑業傳統牛市結束,如何面對不確定而又艱難的2019?

來源:中國智能建筑協會

  為了避免誤解,有三點說明:第一,巴菲特說過,沒有人能靠做空自己的祖國而獲得成功。攀成德和我本人服務于建筑業,文章只是希望做一些分析,供大家參考,非做空建筑業。其次,建設只是固定資產投資物化的手段,建筑業是被動行業,沒有固定資產投資,就不需要建設,建筑業市場如何不決定于自己,決定于固定資產投資。第三,“建筑業傳統牛市結束”,有兩層意思:傳統建筑業做的既有市場到了頂點,但新興的市場還是存在很多機會。牛市結束,是建筑業的要素投入到了頂峰,即使用的材料、裝備、人工投入等目前就是行業的頂峰,未來一定會下降,這里并非指以貨幣衡量的建筑業產值,產值不計算通貨膨脹,還有可能進一步增長。

  2018年,對大多數人是艱難的一年。國際環境波詭云譎,國內問題紛繁復雜。3月美國打響了中美貿易戰,大國博弈的序幕正式拉開,其后貿易戰不斷升級,40年的中美關系慢慢走出和諧、走入對抗,這到底是貿易戰還是大國博弈、甚至東西方的文化沖突?而國內,人們陷入前所未有的彷徨和困惑,這邊《厲害了,我的國》剛剛上映,那邊美國禁售芯片讓中興通訊迅速陷入窒息。如何客觀看待中國的現在和未來?難道現在真是我國面臨的“百年未遇”的大變局?面對復雜的外部環境,國內政策時緊時松、起伏波動,從“去杠桿”到“穩杠桿”,從嚴控地方債務到逐步放松的基建投資,迅速的變化增加了人們的焦慮和彷徨,并演變為對經濟的悲觀預期,滬深股市出現了罕見的大下跌,創出了近幾年的新低,企業市值大幅縮水,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質押爆倉壓力,互聯網行業共享單車夢想破滅,海航、萬達這些大型明星集團停止了疾速前進的腳步,瘦身和救火成為企業領袖的日常工作。

  這就是2018,這是你我從未見過的景象。

  1

  2018,對建筑業和建筑企業也是艱難的一年。

  戰略層面,轉型逐步成為過去式或者偽命題。建筑企業多年來寄予希望的轉型升級,能轉型的業務方向基本窮盡,沒有轉的也失去了最好的時機。而即使轉型初步成功,也發現跑道并不那么好上,譬如做房建的企業跑到基礎設施領域,普遍面臨著資金壓力、技術壓力、資源壓力,途中跑困難重重,四面楚歌,能撿到的便宜事情少之又少。建筑工業化是一條新路,3年前由政策啟動的建筑工業化,既有強力的政策推手,又有技術、節能、環保的美麗衣裳,似乎風光無限,3年后它依然在高成本的魔咒下艱難跋涉,尚需度過漫漫寒冬才能迎來盈利的春天。

  市場層面,基建投資增長停滯。PPP退潮,資本市場對PPP項目敬而遠之,市場從頂峰迅速滑入谷底,也使基礎設施建設市場迅速變得嚴峻,截止到18年11月底,基建投資增速只有3%,使大部分以基建為主的建筑企業感到市場的困難。再看整個建筑業市場,建筑市場由固定資產投資決定,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,制造業、房地產業、基建投資約占整個城鎮固定資產投資的75%,也就是三大行業的興衰總體上決定了建筑業的興衰。顯然,三大行業都面臨各自的挑戰,制造業要升級,房地產行業已經走過白銀時代,基建面臨龐大的政府債務壓力,這些都給做為承包商的建筑企業提出挑戰。

  建筑企業之間,競爭促使企業進一步分化。無論是房屋建筑市場還是基礎設施市場,業務總體上進一步向大型企業集中,使大中小型企業的差距越來越大,中小企業面臨的生態越來越嚴峻,沒有特長的中小企業,越來越難以找到生存的縫隙。大型企業在業務狀況較好的情況下,又面臨巨大的管理難題,組織規模越來越龐大,資源配置越來越難以協調,企業的效率越來越難以保障,需要控制的風險越來越多,輝煌成就背后,是更加脆弱的抗風險能力。

  項目層面,要素成本大幅度增加。環保和去產能等政策因素疊加,使建筑材料市場出現了劇烈波動,一些重要的建筑材料單向、大幅度上漲,讓建筑企業猝不及防,總價包死的項目索賠困難重重,一些項目出現巨額虧損。項目利潤是建筑企業的利潤之源,為了避免更大的損失,企業只有以項目停工來應對。勞務市場又如何?眾所周知,項目作業要靠勞務來完成,建筑企業尤其嚴重依賴勞務,隨著既有勞務人員年齡老化,勞務人員逐步減少,愿意從事體力勞動的新增年輕勞務很有限,建筑業勞務市場已經越過供需平衡的臨界點,勞務成本大幅度增加,擠壓著微薄的項目利潤。

  2018,一切都在步入深水區。

  2

  斗轉星移,2019如約而至,2019年的建筑業市場又會如何?

  先定位我們的分析邏輯:1-看2019年的建筑業,最佳的視角就是2019年的城鎮固定資產投資。投資好,建筑業好;投資不好,建筑業不好,幾乎線性相關。2-看固定資產投資主要看制造業、房地產、基建三駕馬車,他們約占固定資產投資的75%。

  從投資總量看,2017年63萬億,2018年預計67萬億,并且過去兩年增長速度都只略高于5%,如果剔除PPP項目帶來的投資增長,增速則會低于5%。所以2019年我們預計投資總量會接近70萬億,總量依然巨大,但增長速度持續下滑,并逐步接近不增長乃至負增長。

  從細分行業看,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7年63萬億城鎮固定資產投資,大致分布如下:

  19個細分行業,按照投資總量占比排序,前六大行業的固定資產投資占比84%,也就是最重要的六個行業的投資,決定了固定資產投資的態勢。如果進一步簡化,大致可以歸類為制造業、房地產、基建投資(基建包括:交通運輸、郵政業,電信、廣播電視和衛星傳輸服務業,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,水利、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),2017年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20萬億,房地產和基建投資各14萬億元,總計48萬億,占全部城鎮固定資產投資的75%。2017年基建投資發力,保住了7.2%的投資增速;2018年,基建只有3%,而制造業和房地產業的投資增速8%以上,使整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保持了5%以上的增長。

  那么2019年,制造業、房地產、基建的投資會如何?

  制造業和房地產業是高度市場化的投資,預期好、能掙錢就投資,預期不好、不掙錢就減少投資,所以固定資產投資達20萬億的制造業2019年將面臨巨大壓力。隨著大國博弈戰場的不斷鋪開,美國圍堵中國的策略不會在2019年改變,中國制造業將是外部圍堵和內部奮戰兩股力量的較量。大國博弈的大國際環境,即出口受阻,加劇制造業低端的產能過剩。《中國制造2025》行動綱領將推動中國制造業升級,所以筆者預計投資將慢慢轉向制造業的技術研發、高端裝備,需要建筑業物化的工程量將不會有很大的增長。

  2018年房地產行業的投資約15萬億,30%以上的投資是購置土地。經過新一輪的房價暴漲,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平臺期,萬科已經喊出“活下去”的口號,房地產行業有演繹最后瘋狂的滋味。18年上半年如火如荼的房地產市場,在下半年迅速降溫,部分城市限購取消,部分地方出現大幅度的房價打折銷售,部分城市的土地底價摘盤或者流拍,對于2019年房地產投資增長情況,我們無法預計,但對其增長的持續性存疑。

  2019年的基建行業,或許是最值得期待的。感謝偉大的經濟學家凱恩斯,每當經濟遇到困難的時候,政府領導都會開動基建投資這部機器。鐵路、公路、城市大市政如地鐵,是基建中投資密度最大的建設項目,其進展往往成為基建投資的風向標。元旦前上海城市軌道交通第三期建設規劃得到批準,其他城市的地鐵規劃也陸續得到批準,再加上10月份以來獲批的高鐵項目,基建的發動機已經開始發力。但我們也有擔憂,部分地方政府的高額負債,讓基建投資蒙上陰影,19年基礎設施投資需要依靠中央政府、東部有財力的地方政府來持續支撐,中西部經濟不發達地區要發力基建,承載更大、更久的投資重任,則需要解決財政收入的增長和持續性問題。

  建筑業的發展,強烈依賴制造業、房地產和基建三大行業的投資,他們是建筑業發展的三大引擎,哪一部都不能熄火。

  當然,思考深入的企業管理者可以進一步分析2018年的固定資產投資情況,增速比較快的細分行業,如文化體育娛樂業、衛生行業、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、農林牧副漁業;下降比較快的細分行業,如電力、燃氣、水的生產和供應。投資增長或下降,都有背后更深層次的原因,與既有產能相關,與未來需求相關。限于文章篇幅,我們不在此深入探討。


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關閉
福利彩票网上投注